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热点栏目 > 重庆新闻 >

又开始“屯粮”?|谣言什么时候成为了引导经济消费的口号?

新闻来源:凤凰通讯社重庆站 发布时间:2020-04-02 17:38 浏览次数:
 

 

疫情发生以来,全国各地频频出现市民抢购米面油,抗疫物资的情况。

湖北武汉市民抢购粮油

  甘肃临夏市民抢购米面油

 

重庆市民抢购米面油

 

令人深思的是,不少社交平台开始有模有样的散播谣言

 
 

上面文章中所提及的ABCDE各种屯粮的理由,并且附带了每种粮食所购买的链接,全文似乎有理有据,充分的表达了屯米屯面的必要理由,然而在文章后面却附上了某返利平台的二维码,这不禁令人怀疑ta的言论是否带有利益关系?

 

 

这并不是个案。民以食为天,食物在任何时候都能掀起轩然大波,此前出现的“蛆菊事件”让全国柑橘严重滞销,“皮革奶粉”重创了全国乳制品,日本核泄漏引发的抢盐风波,疫情期间国外疯囤卫生纸,等等事件无疑都引发了一个结果——经济消费异常

 

 

 而经济消费异常带来的结果往往有以下三种

 

01

一、引发市民恐慌

谣言四起,市民担心自己买不到粮食或者粮食会涨价,尤其是很多老人,年轻时经历过缺粮挨饿,就会将自己陷入无尽的恐慌当中。

02

二、扰乱市场经济秩序

 大家如果盲目抢购市场上的粮食,供求不匹配,那么很有可能导致物价上涨,粮食是所有物价的基础,如果抢购导致供需失衡,就会严重扰乱市场秩序

03

三、助力商业推手恶意炒作

我国粮食供应原本就十分充裕,谣言四起,很容易助长商业推手恶意炒作,哄抬物价,导致市场经济混乱,国民幸福感降低。

 

不得不说,社交媒体的所论证的“疫情引发粮食危机”的论据都十分充足,但是,大家似乎都被恐慌蒙蔽了思想,忘记了我们中国是粮食大国,我国已经实现了“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饮食条件,我国完全可以自己满足我国人民群众的日常消费需求,并且可以应对大自然带来的粮食产量冲击。

 

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汇总可以看出,我国的粮食保持高产,畜牧业总体稳定。而且从去年猪肉价格大增,国家投放10000吨储存猪肉可以看出,我们国家的粮食储备丰富,能够有效的满足市场供应,调节市场价格,保证日常刚需。

 

 

 
 

专家说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高级经济师王辽卫明确表示“粮油供求总体宽松,完全能够满足人民日常消费需求,也能够有效应对重大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的考验”

国家市场监管局表示:“哄抬物价,从重处罚”

 

 
 
 
 

重庆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赵宝权在4月1日举办的重庆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重庆粮食储备充裕,除政府外,还有数量充足的企业商业库存,各类库存能够保证居民口粮10个月以上。

进口大米、小麦对重庆市口粮供应影响很小

针对国外疫情导致粮食进出口问题二出现的屯粮谣言,赵宝权介绍,重庆市的进口粮食量少,2019年全市直接进口粮食仅1.5万吨,主要为长粒米、中短粒米、小麦,用于调剂市场品种余缺,丰富市民多样化消费需求。“进口大米、小麦的消费只占市内市场消费的2.5‰,对我市口粮供应影响很小。”

各类库存可满足全市居民口粮10个月以上的消费

在粮食储备方面,赵宝权表示,按照中央和国务院的统一部署,重庆市完成了储备粮增储任务,已建立了中央、市级、区县级三级政府储备体系,除政府储备以外,还有数量充足的企业商业库存等,我市各类库存可满足全市居民口粮10个月以上的消费。同时,建立了可满足15天市场供应量的成品粮油储备。“全市粮食储备非常充裕,不管是原粮还是成品粮都储备到位。”
关于粮食应急体系方面,全市共建立了粮食应急供应网点1039个,粮食应急加工企业86家,粮食应急配送中心81个,粮食应急储运企业63家,主食加工企业15家。全年粮食应急处理能力约210万吨,油脂应急处理能力175万吨。3月10日,市内粮食应急加工企业就已经全面复工复产。
“从总体上来看,在国家统筹调度下,我市的粮油生产正常、储备充足、供应稳定,请广大市民放心。”赵宝权在发布会上还向市民发出温馨提示:大米是有生命力和保存周期的,市民家庭储粮条件不如专业成品粮低温库,在潮湿或炎热情况下极易生虫、变质,反而影响口感。

重庆发改委副主任赵宝权4月1日答记者问

 

法律专家

Law

重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北京天驰君泰(重庆)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国文日前接受凤凰通讯社记者采访对于不良商家借疫情哄抬物价发表法律意见时表示:

《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四十九条第(八)项规定:依法从严惩处囤积居奇、哄抬物价、制假售假等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稳定市场价格,维护市场秩序;

 

所以,在疫情期间,我们复工复产已经走上正轨,要及时遏制有关“屯粮”的谣言,不要让谣言扰乱市场,不要让谣言引导消费。重庆包括全国的各位市民,面对突发事件,保持冷静和理性才是解决问题的前提

责任编辑:李雯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