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综合栏目 > 娱乐 >

高圆圆生孩子花20万算什么,生三胎让我要破产

新闻来源:腾讯网 发布时间:2019-05-28 15:23 浏览次数:

  高圆圆生孩子的消息刷了屏,大家都在讨论她20万的生产费用,其实,我想说肯定不止20万。

  作为一名好了伤疤忘了痛的老母亲,当大娃二娃已经可以跟我吵架顶嘴时,我忘记了增重40斤后腿肿得像大象腿的痛苦,也忘记了喂夜奶一年长出半头白发的折旧率,心想,既然咱不用冻卵不用代孕还能怀上,那就是命中注定要要再辛苦一回吧。

  听说怀三胎的消息,朋友们一片惊叹,有惊叹我太有勇气有惊叹我太土豪的。由于头两个娃都是在加拿大生的,大家提醒没经验的我赶紧找医院。

  在北京联系了一圈儿妇产医院后,我惊觉光生娃一项我就要破产了。

  在公立医院,你的尊严不值钱

  在公立医院,你的尊严不值钱

  上个月陪大娃二娃上芭蕾舞课的时候,一群老母亲挤在20厘米宽的条凳上分享分娩之痛。

  一个6岁娃的妈妈沉痛诉说,在公立医院生孩子是如何没有尊严。

  她的孩子在三甲医院出生,由于床位申请得早,幸运地被医院接收。即便如此,她最终是在产科走廊里,度过了临盆和产后的两天。

  “床位不够,能在公立医院挤上个位置已经不错了。”老母亲们纷纷哀叹。

  整个产科走廊里都是临产和产后的女性,呻吟声,哭喊声一片。护士的态度跟80年代无有不同,动辄吆喝:“喊什么喊,就你一个人生孩子?!疼什么疼,生孩子还不疼两下?!”

  “没有轮椅,自己忍着阵痛走去产房。护士还说多走走才好生。”一个老母亲叹息。

  然后她颇具深意的看我一眼:“大甜她妈,你应该去中国医院的产科楼道看看,然后你就知道,这不是生娃,是在生小猪,没有丝毫尊严。在我成为土豪可以TMD住私立医院,有私人护士之前,我绝对不会再生了。”

  我正在想象自己能否豁出去当一回母猪。

  一个8岁娃的老母亲又点燃了我的希望:“如果有熟人,还是能找到病房的。我嫂子认识副院长,被安排进病房了。”

  我两眼一亮:“单间还是双人房?”

  对方用诧异的神情瞅了我一眼:“那间病房摆了5张床。 8月份啊,又不能开空调,可想而知屋里的味道。后来又加了一张床,和我的床紧紧挨着,三张床连在一起像个通铺。”

  谈到待产,她自豪地说:“我忍着一声没吭,生怕护士嫌弃我。”

  好吧,Jon Snow, You know nothing。

  两位妈妈看我一脸挣扎踌躇,安慰道:“其实也没有多难熬,反正几天就回家了,起码省了一大笔住私立医院的费用啊。我花了不到8千,报销了1万多呢。”

  为什么花了8千能报销1万,这个问题对我已经不再重要,我绷紧了全身的神经对自己说:我不想没有尊严的生产,我还是找家私立医院吧。

 

  私立医院,有多贵你一开始不知道

  私立医院,有多贵你一开始不知道

  我坐在一家私立医院大堂,面对着一个自称客户经理的女人,她给我展开了一份价格表。那种郑重其事的轻车熟路,让我有种实实在在的shopping感。

  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2万8千元的套餐,包括12周到40周的产检。虽然我心里有一些准备,但是还是被这个价格吓到了,2万8千大元的检查费用。我一边调整心态,一边发短信指挥七大姑八大姨帮我问一下其他私立医院的价格。这时候我已经完全顾及不到孕期前3个月内要低调的规矩了。

  很快各方探报回来:私立基本要砸2.5万-2.8万。看来老板们已经达成共识,绝不让任何在私立医院生娃的产妇有价格战的侥幸心理。

  于是,我只好咬牙继续询问生产的费用,客户经理报了个2天单间的价格——顺产在10万左右,如果有紧急需求,比如要刨腹产,还要有不方便告之的额外费用。

  在到底是要公立医院“生小猪”还是在私立医院接受人道待遇之间,我乖乖的掏出了钱包。

  准备付费时,我又知晓了两件事。

  第一,因为我怀孕不到12周,所以做的各项检查要再交3000块钱。

  第二,假如我中途改变主意,产检的费用可以退回,但是除非是现金支付,退钱的过程会是1个月到2个月。

  就这样刷掉3万大元之后,我在医院大堂呆坐了一刻钟来消化这个准备生娃和走向破产的心情。

  我那不合时宜的老公发过来一条信息:“要不咱回加拿大吧。生产是免费的,还有单间病房。”等等,当初谁说在哪儿生娃我自己决定的现在又心疼钱,我顿时有种提刀去砍他的冲动。

  事实证明,我以为这3万元就是全部费用实在是太傻太天真了。

  从第一次正式产检开始,我就发现自己在不停被增加各种检查和药品。

  3个月之前,医院发现子宫周围有淤血,于是对我的叮嘱是这样的:“你回家不要买菜做饭,在家里溜达溜达就可以。然后你要口服这个药,一日2片。然后下一周过来再拍个片子。”

  我争辩说,上一次我生二宝,有过比这个还严重的淤血都没有吃药。

  对方不屑回应:“你们在加拿大生了感冒还在喝凉水呢,这能一样吗?”她特意看了看我的病例卡上的资料:“你年纪这么大了,本来就是高风险。”

  我乖乖的买了药,乖乖的答应拍片复诊,乖乖的交了小1000块钱。

  第二次是空腹验血,被告知白血球有点高。我看了看数据觉得还没有危险值。对方马上说:“平时高点没什么,但是你现在不是怀孕吗?”然后又看看我的年龄:“你高危产妇的证明签了吗?”

  我又乖乖的交了小1000块的化验复诊费。

  一次又一次,不是什么地方发炎,就是有什么数据高,每一次去做产检我都没有空手而归过,不是带着一些药物就是额外的化验单。

  最后一次发现问题是,因为出差工作我需要改一下产检的时间。

  我打电话给医院,医院的回答是,你套餐里的医生改不了时间,要么你加380元选教授级医生,要么你加600元选主任级专家。

  我有点懵了,我以为自己缴纳的是最贵的费用,看的是最贵的医生,突然被人告知,你需要再挂一个专家号。

  我马上给我的客户经理打电话,问她,为什么还有教授专家和主任级专家的区别,我到私立医院就是来接受平等待遇的。

  最主要的是,你的产检费用到底贵在了那里?是一次一次拿我的年龄和孩子的风险制造焦虑感,让产妇缴费吗?为什么不一次整明白?

  我在私立医院花了钱,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安宁和善待,相反,我就是一个刷卡的钱袋而已。

  客户经理立刻同我道歉,马上给我调整了“套餐医生”的预约时间。是的,他们之前说,那位医生和其他套餐医生的时间都无法协调。

  几次下来,我真的觉得自己不但破了产还伤了心。

  这件事已经和价格无关,这样的医院失去了我这样一名准妈妈的信任感。

  然后呢……

  然后呢……

  正好我有一项检查私立医院无法完成,我被介绍到了附近一家公立医院做后续的检查。

  只见20,30名大腹便便、手脚浮肿的孕妇站在产检门诊前排队,只为了午休后下一个时间段可以轮到自己。门诊上还有一块牌子:家属不得入内。

  我也像她们一样,为了一项检查排了5次队,反反复复的缴费,最后一项排队10分钟缴费原因是:我没有5毛钱钢镚儿去自动售货机去买病例本。

  我突然悲从中来,在高价私立医疗和公共医疗中,我竟然没有一个中间地带可以选择。要么成为待宰的羔羊,要么放下为人的尊严。

  我想,我不是作为一个产妇在撒娇,我要得不过是一个有人道待遇的生育过程……

  我开始杞人忧天的担心起中国女性的生育率来了……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美国有几个城市中国的月子中心的蓬勃发展……

  我家二甜的阿姨对我说,要不去我们小县城生,看病不用排队。我认真看了她一眼,她并没有一点说笑的意思,我觉得有点黑色幽默。

责任编辑:李雯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