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综合栏目 > 娱乐 >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活成王启年就够了

新闻来源:腾讯网 发布时间:2019-12-24 09:33 浏览次数:
如果说范思辙是单纯,王启年则是大智若愚,在一群擅长玩弄人心,驾驭权术的人中间,保有一丝对未来的幻想,守好自己的一片小小天地,找对一个合伙人一起打拼,对于王启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就够了。

前世还不记得收过挂历的王老师,果然转世也没大富大贵到哪里去,跑到权谋剧里当捧哏去了。

要说在一般的权谋剧里面,死得最惨的都不是反派,而是主角身边的一溜手下,他们往往会成为主角成神路上最大的炮灰,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随时准备献出生命,落个忠义的好名声。

然而我们的王启年偏偏不走这一挂。

这大概可能是史上最不像随从的随从了,卖假图,搞盗版,偷文件,倒不是为了主子的大业,纯纯粹粹是为了赚钱。

就是这个怕老婆,贪财又惜命,时不时还有点儿小偷小摸的王启年,扛起了《庆余年》一半的感叹,也给常被吐槽油腻的中年男子找到了一条去油之路,做人,可以活不成庆帝陈萍萍那么有内秀,但活成王启年,也不失为一种可爱。

让我们来看看这名中年男子是如何在“范闲的五个爹”这样的高配男团之中,凭借自身绝对的沙雕实力,杀出一条血路的。

步骤一,以身涉险,成功引起主角兴趣。

具体做法如下——

在男主角进城之前先行刷脸,拉高存在感。要是直接给他送一张真正的京都地图,那肯定就被当成阿谀奉承的无名之辈了,但送一张假图,也顶多会被当成普通的市井小骗子,我们王启年则不同,不仅和范闲推销假图,还要正大光明地卖给他,成功引起范闲的注意。

嗯,这个男的不简单,敢公然向重臣之子兜售假图,有胆量。

有了初次见面的印象,之后的相遇便是偶然中的必然。果不其然,搞盗版书这点儿小动作就被发现了,这就到了展示绝技的时候了,趁正主不备一个转身施展出自己的拿手本领——轻功,待他反应过劲儿来,自己却只留下一潇洒背影,供范闲慢慢回味。

王启年已经从检察院的“小白”成功刷脸,但范闲身边还有个死忠粉滕梓荆跟着,这时候表忠心未免太过刻意,说不定还会落下个万年老二的名头,劳心劳力又讨不到好,这绝对是个赔本还不赚吆喝的买卖。

所以,在范闲还没那么需要自己的阶段,其实能帮上个小忙顺带卖个小人情就够了,没必要非得蹭到最前面赚个人气,懂得维持距离的同时保留新鲜感,才是最为重要的。

步骤二,偶尔帮点儿小忙,证明自己的性格和能力。

要说之前那些相遇多少有些尴尬,那么第一次和范闲谈正事儿就是调滕梓荆的档案了,这档案也不是什么机密,换成别人一般直接给了了事,但是这事儿搁到王启年身上就给办得漂亮了。

先跟范闲说档案难找明天亲自送上门,然后篡改档案说滕梓荆的妻小已经被灭门,以此考察范闲是不是想对滕梓荆打击报复,再私自给滕梓荆的家人买了宅院,把他们偷偷藏起来。

如果范闲真是如他所想是为了打击报复,那王启年就是救下了两条人命,如果范闲是为了帮助滕梓荆寻找家人,那王启年的无疑就是卖了范闲个人情,还把买宅院的钱给要回来了,一举多得。

如果再往深了说,透过这个举动,王启年还向范闲传达了一个信息,自己是一个做事缜密,心地善良的人,这必然是范闲在打怪之路上的必需辅助。

步骤三,拿出看家本事,在打怪之路上发挥重要作用

在小事上做得好只能叫有点儿小聪明,真正展示实力的都得是遇到大事能帮得上忙的,这不,马上千里追踪司理理就给安排上了。

王启年别的不行,在追踪这件事儿上绝对是大拿,说画图就画图,行走的GPS,选个酒店直接选到了司理理逃亡路线上,恰好人家还住隔壁。

最后范闲能够抓到司理理,王启年绝对是立了头功,帮范闲偷程巨树的押运具体时间,分析司理理出逃路线,最重要的是,在范闲身边没有得力的人陪伴时,王启年的出现恰好填补了这种空缺,一起有了经历,才算真正挤进了主角团辅助的阵营。

最后一步,交待老底,表明忠心,成功上岸。

直到在范闲面前扔出去那把匕首,成功阻拦了太子硬闯检察院,王启年才真正表露自己的身份,自己是陈萍萍的人,现在愿意投靠在范闲门下。

王启年其人表忠心也和旁人不一样,没有下跪没有推心置腹,倒是直接搬出了自己的条件,得照着滕梓荆的条件给,不能差了,还得再填上几头牛才罢休。

所以,王启年真的像他表露出来的那样爱财吗?

真的,但也不全是如此。

之前就交代过,范闲曾经有所疑虑凭借王启年的才能完全可以在检察院混出一片天地,但是直到现在却还是个小文书,为什么?因为他从心底里笃信叶轻眉建立检察院的初衷——人人生而平等,正是因为后来的检察院无法实现他的抱负,才选择了在文书一职上蛰居,等待着机会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而范闲,就是他考察的目标。

为了考验范闲是不是阴险狠辣,鸟尽弓藏的人,他试探过不止一次,滕梓荆的家人,帮忙制作赝品的锁匠。确认他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后,才决定跟随,但他选择了更加“现代”的方式——等价交换,他难道没有想过上一个给出这样条件的人已经去世了吗?

所以,提出这种金钱的交易,深层次来讲是王启年的自我保护,和对范闲的保护。他明白上一个滕梓荆已经让范闲体悟到失去朋友的痛苦,所以他宁愿把这段关系变得更简单,也不愿意让两个人更加深层的羁绊伤害到对方。

更何况,王启年本身就有自己的羁绊,妻子和女儿永远是排在最前面的,因此他不会像滕梓荆一样会毫不犹豫地为了范闲放弃一切,同时他也通过这样的方式划清了界限,让范闲明白这一点。

再进一步,就算范闲有一天真的需要自己涉险,他可能也不会像失去滕梓荆那样再愧疚一次,再掀起滔天巨浪一次。

无论是捧哏也好,抠门也罢,单凭这些绝对不足以支撑王启年陪伴范闲走到最后,如果说范思辙是单纯,王启年则是大智若愚,在一群擅长玩弄人心,驾驭权术的人中间,保有一丝对未来的幻想,守好自己的一片小小天地,找对一个合伙人一起打拼,对于王启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就够了。

责任编辑:李雯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