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综合栏目 > 法制 >

【脱贫攻坚进行时】“法治扶贫”在后坪

新闻来源:华龙网-重庆日报 发布时间:2019-06-03 11:02 浏览次数:

  首席记者 彭瑜

  5月30日,重庆市人民检察院“莎姐”维权团队前往武隆区后坪苗族土家族自治乡文凤村,她们此行主要是为了劝返6名贫困辍学儿童。

  “6个家庭中3个离异。”文凤村第一书记邱靖杰介绍,有的孩子因为父母外出打工不上学,有的因为家庭贫困产生了厌学情绪,“在‘莎姐’维权团队的帮助下,现在孩子们又回到了课堂。”

  武隆区委政法委负责人介绍,后坪乡是全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2017年8月以来,市委政法委扶贫集团对口帮扶后坪乡,结合自身专业优势,探索实践“法治扶贫”,用法治的力量助力脱贫攻坚。

  解开心结

  邱靖杰原是市检察院三分院的一名检察官,2017年9月被选派到文凤村任第一书记。

  刚到村里,他就碰到几件棘手的事情,有村民为争地界打架的,有土地流转毁约的,有打工拿不到工钱的,还有孩子辍学不读书的。

  “矛盾纠纷繁多,法治意识淡薄。”邱靖杰与同事们意识到,文凤村地处后坪乡场上,如不及时解开群众的心结、调解好邻里间的矛盾、提高村民的法治意识,不但村民难以实现脱贫,还会影响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等。

  今年4月,文凤村法治扶贫工作室应运而生,下设“莎姐青少年维权”“农民工维权”“公益诉讼”三个岗位,促进该村“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发展。

  村里一名小学生,本来学习成绩不错,可因为是非婚生子,加之家庭贫困,孩子成天一脸愁容,慢慢产生了厌学情绪,辍学了。

  “孩子是这个家庭的希望。”检察官徐红是“莎姐”维权团队一员,也是后坪乡中心校法治副校长。她多次走进这个孩子家中,鼓励他通过学习改变家庭经济条件,“最终他回到了学校,脸上也有了笑容。”

  75岁的蹇大爷将种粮补贴款存折交给儿子保管,可前不久,老人找到邱靖杰称一直没领到钱。经调查,原来蹇大爷知道补助款在儿子那里,但他嫌儿子平时对自己不闻不问,就想借种粮补贴款找儿子的“茬儿”。

  “分家不等于分开过,子女要尽到赡养的义务,出门进屋多嘘寒问暖。”“后人养儿育女负担重,养家糊口也很忙,老人要多体谅……”邱靖杰与同事叶新灿给两边做思想工作,终于解开父子二人的心结,一家人如今和睦相处。

  4月25日,市检察院、市检察院三分院、武隆区检察院在文凤村联合举办了“莎姐普法·大接力——进乡村”启动仪式,给村民讲授法律知识,包括农民工如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等内容。

  邱靖杰介绍,文凤村还通过选举成立了红白理事会、群众和事会、环境治理会等群众性自治组织,使村民自治和依法治理统一起来,为齐心协力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良好环境。

  调解纠纷

  5月22日,后坪乡高坪村办公楼,代中华与许某的房屋纠纷案在村里的“易法院扶贫工作室”开庭调解。

  “这事拖了两年了。”代中华告诉记者,2017年5月,邻居许某建房时使用膨胀剂,导致他家的房屋基础及结构受损成了危房,“虽经乡、村干部协调,但对方一直未兑现协议条款。”

  今年3月,武隆区人民法院在高坪村成立“易法院扶贫工作室”,以智慧法院、诉前调解、诉调对接、便民诉讼等措施化解贫困地区的矛盾纠纷,为群众提供司法服务。

  3月13日,代中华将许某起诉到村里的“易法院扶贫工作室”,开庭调解的结果是,许某须于6月10日前赔偿代中华房屋损失费5万元。

  3天后,代中华的危房顺利拆除。“这两年总是担心危房垮塌,这下终于不用担心了。现在家门口就能打官司,节约了时间和金钱。”代中华说。

  高坪村是重庆法院系统对口帮扶村,村里经济基础薄弱,近年来大力发展雪莲果种植业及特色旅游产业,涉及土地、经济等基层矛盾纠纷也相对较多,但村民维权意识淡薄,不愿打官司、不知道怎么打官司。

  高坪村第一书记、市三中院审判员刘厚勇介绍,“易法院扶贫工作室”配备三名工作人员,法院安排一名工作人员常驻工作室负责日常运营,村委会安排一名人员协助日常运营,另一名工作人员则是第一人民法庭法官或法官助理定期值班,负责处理具体工作事务。目前,“易法院扶贫工作室”建立了听证调解制度、终局调解制度、调解速裁制度,并完善了“易法院”App快速立案、预约上门立案、巡回审判常态化等便民诉讼机制,为村民提供法律咨询和定期法制宣传服务。

  “让”出和谐

  “弟兄本是同根生,大小事情要商议。让人一步天地宽,和睦相处才可以。”这几句顺口溜是后坪乡白石村村主任吴启合写给王德禄、王德寿兄弟的,“希望他们彼此让一让,和好如初。”

  前不久,王德寿修地坝占了哥哥王德禄的地,王德禄找王德寿说理,反被其打伤。为此,二人找到了村里“让一让”调解工作室。

  调解中,吴启合建议,王德寿承担哥哥的医药费,王德禄把修地坝的地块让给弟弟,兄弟二人握手言和。

  提起这个“让一让”调解工作室,村民都会想到在白石村担任第一书记的市司法局干部杨懿。刚到白石村,杨懿就发现村民之间在土地、财产、赡养老人等方面存在很多矛盾。

  去年2月,白石村“让一让”调解工作室成立。“人心不齐,就难以形成脱贫攻坚的合力。希望通过‘让一让’调解工作室,为白石村的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杨懿说。

  在“让一让”调解工作室,墙壁上书写着三句话:“让一让心情平和自己愉快;让一让家庭无烦儿孙安宁;让一让化了纠纷又去挣钱”。杨懿介绍,该调解工作室探索出“读一读,缓一缓;摆一摆,谈一谈;调一调,让一让;顺一顺,赞一赞”等“四步调解工作法”,通过评理、讲法、暖心,化解纠纷、增进和谐、推动发展。

  后坪乡到沧沟乡、桐梓乡的公路都要经过白石村,道路里程达10公里,涉及5个社1300余人。吴启合说,因为“法为上、礼为先、和为贵”的理念逐渐渗透到村民们心里,修路涉及的矛盾纠纷调解很顺利,保障了修路工程的顺利实施。

  去年8月,因为修公路开挖泥石,渣土滚落压坏了村民谭鹏家的果树苗,谭鹏与施工项目经理在赔偿标准上发生了分歧。

  “老板知道出差错,文明施工很重要;村民也要作礼让,支持建设品行高。”吴启合耐心调解,并送上一段顺口溜,让谭鹏放弃了赔偿要求,施工方也为他提供了就业机会。

  后坪乡乡长刘加海称,“法治扶贫”帮助村民树立了正确的权利意识、教会他们找到正确的维权方法,引导大家建立起和谐理念,这不但化解了群众的矛盾纠纷,还从村民内心深处培植起法治意识,为打赢脱贫攻坚战营造了良好的法治环境。

责任编辑:胡余
阅读推荐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