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综合栏目 > 财经 >

中泰证券杨畅:上海与深圳 谁才是中国经济中心?

新闻来源:杨畅经济与政策研究 发布时间:2019-08-19 10:51 浏览次数:

  

 

  主要观点

  8月18日,根据央视新闻报道,《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正式发布,提出“支持深圳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在上海市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中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

  一个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一个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毫无疑问在经济发展上都肩负着国家战略和历史使命,现阶段上海与深圳的经济发展态势如何,谁将引领完成重大任务,值得关注!

  借此机会,结合上半年经济的传统数据和新兴数据,尝试比较上海和深圳,谁的经济活力更加旺盛,谁才是当前中国的经济中心?

  1、从传统数据观察,上海GDP数值较深圳似有优势,但增长势头与深圳相比已经出现了分化。上海GDP增速的回落,实际上反映出上海对成熟产业的过分依赖,能否真正转型升级,是关系到经济大局的重要问题。

  2、若用快递业务量指标来刻画,二者优劣势已经逆转,2019年开始,上海结束长期领先优势,连续5个月低于深圳。若考虑深圳常住人口仅为上海一半,或许说明深圳与上海的经济活力在进一步拉大。

  3、经济活力背后是发展模式之争。若跳出单个城市,从区域视角来观察,实质上是长三角均衡发展模式与珠三角极化发展模式各自演进的结果。两种模式的差别或许将决定未来中国经济中心花落何方。

  正文

  1 上海与深圳:传统数据的差异 7月23日,上海市统计局公布上半年经济数据,全市生产总值完成16409.94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去年同期增长5.9%,增速比一季度提高0.2个百分点,但仍未达到年初6-6.5%区间范围的政府工作目标,且较2018年回落了0.7个百分点,下滑幅度要超过对标省市。到7月30日,深圳市统计局公布上半年经济数据,生产总值完成12133.92亿元,同比增长7.4%。尽管从绝对值上来看,上海仍然要高于深圳,但增长势头与深圳相比已经出现了变化。 图表1 GDP累计同比增速变化幅度

  

 

  资料来源: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 另外,从政府角度,往往习惯用财政收入来反映经济效益,上海全市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480.4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0.1%,较2018年全年回落了6.9个百分点。若再考虑免抵调库因素,或许可能是负增长。反观深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132.1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6.6%,较2018年全年提高了0.4个百分点。 图表2 地方公共财政收入(截至2019年7月)

  

 

  资料来源: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 若看下分项数据,上海GDP增速未达目标,主要是受第二产业拖累,较去年同期下降了0.1%。而第二产业主要是受汽车拖累,由于缺少增加值数据。大致用总产值来观察,汽车制造业总产值累计同比下降12.6%,由于汽车制造业产值约占全部工业总产值的1/5,直接拉低增速2.5个百分点。 图表3 各省市二产、三产GDP增速

  

 

  资料来源: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 图表4 上海六大重点行业总产值增速

  

 

  资料来源: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 如果说汽车行业的制造环节给上海贡献了GDP,但由于汽车消费是在全国,整体汽车消费的不振,对汽车制造环节的传导是非常明显的。这实际上也反映出,上海对汽车这一个相对成熟产业的过分依赖。另外,2019年以来,在自主品牌汽车销量整体回落背景下,进口汽车数量增速出现了拐头向上的迹象,而进口汽车往往以中高档汽车为主,这意味着整体消费升级的步伐仍在延续。作为上海汽车产业,如何迎合消费升级的大格局,是选择走中低端跑量,还是走向高端获取品牌优势,是关系到未来上海经济大局的重要问题。 图表5 上海汽车制造业总产值与全国汽车零售额增速比较

  

 

  资料来源: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

  2 能否刻画上海与深圳的经济活力? 无论是GDP也好,财政收入也好,都是使用相对传统经济指标来反映经济增长情况。从GDP绝对值来看,上海仍然保持对深圳的优势地位,较深圳高出了将近35%,地方公共财政收入也超过了深圳的一倍。但如果换个其他指标来观察,二者差距或许并非如GDP或财政收入所反映得如此大,甚至会发生逆转。例如使用国家邮政局公布的规模以上快递业务量数据,可以发现,31个省市区2018年末GDP全国占比与规模以上快递业务量全国占比两个指标,存在较为明显的相关关系,经济体量越大的地区,快递业务量也越多。值得注意的是浙江与江苏、山东,尽管在GDP占比这个指标上,浙江低于江苏和山东,但快递业务量占比却高于江苏和山东,这或许正反映了浙江经济更加活跃。或许有人会提出,尽管广东或者浙江具有这么多的快递业务量,但并不一定是在本地消化掉的,或许还有中转业务量在里面。但个人认为,这或许正反映了经济活力,不仅只覆盖当地,还对外部有明显的辐射作用。 图表6 各省市GDP全国占比与规模以上快递业务量全国占比(2018)

  

 

  资料来源: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 利用快递业务量指标来观察上海与深圳,就会发现2019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点。上海规模以上快递业务量结束了长期领先优势,开始低于深圳。进一步比较增速就可以发现,在2019年初,两地增速出现了明显的“喇叭口”迹象,深圳快递业务量增速出现了回升,而上海增速延续了回落态势,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上海的经济活力出现了放缓。另外,若默认两地统计局公布常住人口数据是准确的,根据两个城市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上海市常住人口总数为2423.78万人,深圳市常住人口数为1302.66万人,也就是说深圳在常住人口仅为上海一半的情况下,快递业务量已经反超上海,这或许进一步说明深圳与上海之间活力差距在进一步拉大。 图表7 上海与深圳规模以上快递业务量差值及增速比较

  

 

  资料来源: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

  3 活力背后是模式之争:极化还是均衡 在上海与深圳活力差距的背后,或许需要进一步追问为什么?如果跳出单个城市的层面,从长三角与珠三角的区域视角来观察,或许会发现是长三角均衡发展模式与珠三角极化发展模式逐步演进的结果。对于常住人口的变动,前期已经进行过探讨,如果把常住人口增量拆分成自然增长人口和迁徙流动人口,可以发现,人口明显向以深圳和广州为核心,辐射佛山、珠海、东莞的广深都市圈集聚,粤西北、粤东北人口流出的迹象非常明显。 图表8 上海与深圳规模以上快递业务量增速对比

  

 

  资料来源: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 长三角(江浙沪两省一市,暂不包括安徽)则是一种相对“均衡”的发展模式,在常住人口数据上,不仅仅是南京、苏州、杭州、宁波等传统的省内“双子星”城市,呈现出人口净流入的迹象,长江北岸扬州、泰州、南通,以及接受上海辐射的嘉兴等城市,人口流入迹象也较为明显。而体现在快递业务量上,则极化更为明显,广东省内快递业务量也在向广深“双子星”集聚,在广东省内占比分别高达39%和25%,“极化”程度极为明显。而长三角则体现出了明显的均衡发展模式,除去义乌等专业特色极强的城市外,上海、杭州、苏州的占比也基本保持在临近水平。 图表9 城市规模以上快递业务量在区域内占比

  

 

  资料来源: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

  一般提到中国经济中心,往往都默认为上海。但上海未来能否保持中国经济中心的地位,不仅要处理好与长三角兄弟省市的合作问题,还要如何进一步凸显自身优势的问题,这或许也是上海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均衡发展模式与极化发展模式的进一步演进,或许将决定未来的中国经济中心花落何方。

  风险提示事件:政策变动风险

  作者简介:

  杨 畅:经济学博士,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

  第十二届上海市青年联合会委员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中泰证券研究所政策组负责人

责任编辑:马小野
阅读推荐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