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综合栏目 > 娱乐 >

月薪5000,女子花80万扮“中世纪贵妇”:一顶帽子35500元

新闻来源:中国网 发布时间:2019-11-06 12:32 浏览次数:

25 岁的许敏是一个文静的女孩,

说话略带羞涩。

你很难将这样一个邻家女孩的形象

和一笔 200 多万的挪用资金案联系起来,

直到警察从家里带走许敏,

她妈妈还是难以相信

一向孝顺乖巧的女儿哪来这么大的胆子……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近日,张家港检察院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将其批准逮捕。让人唏嘘的是,大部分钱都是被许敏用来网购,仅购买 " 古董 " 就花去了 80 多万。

三年前,学会计的许敏大学毕业,顺利进入离家不远的一家贸易公司担任出纳,稳定的收入,温暖的家庭,加上正在谈婚论嫁的男友,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

月薪5000,女子花80万扮“中世纪贵妇”:一顶帽子35500元

△ 女孩网购的部分物品

可是,生活的崩塌往往是从不起眼的小缝隙开始,最先打开缝隙的是丰富多彩的网购。购物网站上玲琅满目的商品在刚刚工作的许敏眼前仿佛一下打开了绚丽的魔盒,从衣物、零食、化妆品起步,到发展到后来的名表、名包、装饰品,疯狂购买成了许敏最大的业余爱好,不断拆开快递成了其每天最大的兴奋点。

购物不断,出手阔绰,妈妈误以为她挣的是高薪,同事误以为她是富二代,而这些假象又恰恰满足了许敏的虚荣心,她不愿意也不敢拆穿。为了维持这些假象,她甚至刻意频繁购进昂贵的进口零食、水果、茶点和同事分享,为了让母亲不怀疑她的高薪,她主动承担起家里的日常开支和母亲社保费用的交纳。

月薪5000,女子花80万扮“中世纪贵妇”:一顶帽子35500元

△ 女孩网购的部分物品

渐渐地,许敏每个月 5000 元左右的工资已经远远不敷支出,既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她只好将目光投向另一个深坑——网贷。她先是使用支付宝来分期和信用卡透支,当来分期和信用卡透支还不上的时候,又不顾一切地在网上找到各家网贷公司贷款。

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杯水车薪的工资根本无法弥补,许敏又将目光投向了自己掌握的公司账户。3 万、5 万、8 万、10 万,趁着周末,她用 U 盾将公司账户的钱一笔笔转入自己的账户,再用电脑软件修改银行对账单应付财务对账。前几次没有被发现,她的胆子越来越大,最后变成几十万几十万的挪出,学财务的许敏已经失去了数的概念和计算的能力,她已经记不清有多少的网贷要还。

月薪5000,女子花80万扮“中世纪贵妇”:一顶帽子35500元

△ 女孩的网购清单

网购越来越疯狂,她开始向微博上认识的两个 " 古董商 ",一掷千金地购买所谓欧洲中世纪贵妇使用的古董帽子、折扇、阳伞、镜子、梳子等。

案发后,警方调出许敏的购物账单:一套 "1800 年代 " 银套摆件 55800 元,一个蕾丝扇子 49800 元,一个 "19 世纪蕾丝扇 "39800 元,一顶羽毛帽子 35500 元,1 套梳妆台小摆件 20000 元 …… 仅此 " 古董 " 一项,她花费了 80 万元,不到两年里,她在某宝上的购物支出是 17 万元。

纸终究包不住火。无论账上做得多么完善,事实终归是事实。当公司终于发现 200 多万的银行存款缺口时,许敏能够拿出来的是一堆看起来不那么精致的 " 古董 ",还有塞满抽屉、衣柜的没有拆封的崭新商品 …… ( 文中人物系化名 )

延伸阅读:

浙江一村出纳挪用公款500多万,7年间竟安然无恙,为何?

“不严管,便是纵容,这个案件中不仅俞金多被判了刑,还有我们街道多名干部被问责,教训极其深刻。”2018年10月,杭州市余杭区东湖街道召开警示教育大会,党委书记告诫参会人员,“只要发现问题,必须及时整改,各分管领导和中层干部要守好自己的责任田。”

余杭区东湖街道小林村原出纳俞金多为填补赌博漏洞,长期、持续套取村级集体资金519万余元,2018年7月,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而被追究党纪政务处分的还有7名街道和小林村相关责任人。日前,杭州市余杭区纪委监委通报的一起追究“一岗双责”的典型案例,在该区引起强烈反响。

1996年至2017年,俞金多一直是村里的出纳,“工作认真,业务能力也比较强。”这是大多数村民对俞金多的印象,但他对赌博类活动尤为喜欢。

2017年,小林村所在的东湖街道开展党风廉政领域的“三资”管理专项巡察时发现,该村至少有177万余元集体资金去向不明。

纸总是包不住火的。俞金多平时的豪赌行径立马引起巡察组的注意。当巡察组找俞金多谈话时,俞金多承认了自己挪用集体资金用于赌博的情况,但对具体数额却已记不清了。

“完全当成了自留地。”巡察组成员感叹。后经全面审计,俞金多自2011年起,利用职务之便,采用取现不入账、取息不入账、修改支票存根的取款金额等方式,套取村级集体资金数额达519万余元之巨。

“赌债越欠越多,有时债主逼得紧了,我就从村里拿些钱先还上,省得他找到单位来。”俞金多在接受审查时说:“有时候我会编理由多报一些,有时直接更改审批单的金额,这部分多出来的钱被我用掉后,我就入在库存现金科目中。”

库存现金科目主要是记录村里暂时未发放的钱、或未能及时入账的票据,俞金多就是借村重点工作期间产生的死账坏账来蒙混过关。

按照制度规定,村社每个季度都要盘点库存现金,每个月都要核对现金及银行存款余额。如果照此执行,俞金多的违法行为早应浮出水面,何至于隐藏了整整7年?

“俞金多脑子好使,工作经验比较丰富,村里碰到难做工作的人,我都安排他上门去做工作,我平时也就很少管他。”时任小林村党支部书记的程卫根说。

在调查人员询问程卫根怎样落实整改2015年2月份区农经总站出具的审计报告时,程卫根表示当时就要求俞金多抓紧时间把账结掉,但并未引起重视;询问股份经济合作社法人章由谁保管时,程称出于信任也交由俞金多保管。

“2016年开始,报钱都要附上清单报我审批后再交到财统科,俞金多有时候会打电话对我说这笔钱着急报的,出于信任,我听过后觉得没问题就直接让他代签了。”时任小林村主任刘金根说。

“用信任代替了监督,导致制度流于形式。”从村书记、主任的话中,办案人员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所在。

最终,因未尽到管理村集体资产职责等问题,程卫根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责令其辞去社工身份;刘金根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同时,因履职不力,村监会主任、街道三资管理科农经负责人、中心会计、统计审计科科长及分管农经工作的办事处副主任分别受到党纪政务处分。

责任编辑:马小野